Pinkberry晏之

【洋灵】重返十七岁

糖水儿桃子:

7000字狗血流水账


未来出道向


私设多


 


//


1.


木子洋赶到医院的时候,灵超的手术刚刚结束。




灵超的助理站在病房门口,一见到他就迎了过去,没等他问便先开了口:“灵超额头缝了几针,问题不大,现在麻醉药效没过去还睡着。洋哥去看看他吧?”




“怎么会出车祸?”木子洋没进病房,而是阴沉着脸看助理。




助理很少看到木子洋黑脸,心里有点发怵,犹犹豫豫的小声答道:“私生追车,司机可能也有点疲惫,一时没注意撞了护栏。”




“人没事就好。”木子洋听了这话,没过多计较,转头看了几眼病房门,又问,“谁在里面陪着他?”




“岳哥在。”




一听岳明辉在,木子洋微微放下心来,把摘下来的口罩和墨镜重新戴好,看的灵超的助理一愣一愣的:“洋哥你不进去看看?”




木子洋摇摇头,墨镜和口罩下的脸看不见表情,助理只听他淡淡的说:“我就不进去了,他大概也不愿意见到我。他没事就好,我是请假出来的,先回去了。”




说完这话他转身就走,助理在后面也不知道怎么说。关于木子洋和灵超之间的事情,助理并不是太清楚,只知道大概一年前左右两个人的关系突然变得有些微妙的冷淡。索性那时组合个人资源很多,两个人不常见面,粉丝和别人也看不出什么不好来。




可灵超出事,远在魔都的木子洋既然立刻请假回来,那为什么却连看一眼都不愿意就直接离开?




一出医院大门,十二月的冷风就毫不客气的迎面扑了过来,吹的木子洋一个激灵。他下意识的拉紧身上的羽绒服,退回门厅里给自己的助理发微信。




医院里浓重的消毒水味让他觉得很不舒服也很不习惯,毕竟上一次来医院还是挺久以前的事情,他拉着长了蛀牙的小孩儿来医院补牙。




那个时候的小孩儿其实不小了,二十岁正是最好的年纪,虽然已经红遍大江南北,在他面前却依然像个孩子,拽着他袖子说什么都不愿意去挂号,就差坐在地上哭。




想到这里,木子洋忍不住笑了出来。




没多一会儿助理匆匆赶来,看到他的样子有点担心,大概纠结了很久才小心翼翼的问:“真的现在就走吗?好歹看一看弟弟吧?”




木子洋沉默着摇摇头,走出大门一声不吭的钻进车里。助理知道劝不住他,也没再多说什么,叹着气让司机去机场。




木子洋拍夜戏没来得及休息就来了这边,来的路上一直提着一口气,现在上了车突然一阵疲惫,没多久就开始昏昏欲睡。




也不知过了多久,木子洋的手机忽然开始疯狂的震动。他有点不耐烦的掏出手机扔给助理,翻了个身子靠着窗户打算继续睡。




“洋哥,是岳哥。”




木子洋骤然清醒,拿过手机按了接通键,还没说话就听见那边的岳明辉火急火燎的问:“洋子,你在哪?”




“在去机场的路上,怎么了?”木子洋听他的语气不好,原本就带着起床气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个彻底。




“弟弟醒了。”岳明辉简明扼要,“情况不太对。”




木子洋直接挂了手机,抬头:“回医院。”




2.




灵超仰着头眨巴眨巴眼睛不解的看向推门进来的木子洋,叼着糖口齿不清的问道:“怎么了洋哥?”




他看起来没受车祸的影响,眼睛依然亮晶晶的清澈干净,在见到木子洋的一瞬间就亮了一下。




看起来没什么不对劲,可这就是最大的不对劲。灵超二十三岁了,在娱乐圈里行走这么多年,就算人设保持的再好,也绝对不会出现这么干净的眼神。




木子洋回想起在路上岳明辉跟说的,本以为灵超的记忆只是稍微有点问题,看样子原本他想的要严重。




“弟弟一睁眼就找你,我没办法只能把你喊过来。”岳明辉给木子洋使了个颜色,示意他说话注意点,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去给公司打个电话。”




岳明辉一走,气氛就有点尴尬。木子洋站在灵超的病床前半天没说话,就这么死死的盯着灵超看。




灵超被看的有些发毛,在他印象中的木子洋从来不会这么黑着脸看他,即使有的时候生他气也会很快过去。




“洋哥……”他战战兢兢的喊了一声。




木子洋回过神来,扯出一个笑容,语气不自觉的放轻:“怎么了小弟?”




灵超冲木子洋招招手,木子洋便听话的走了过去,刚到病床边就被灵超扑了个满怀。




太久没出现的动作让木子洋一惊,手上却下意识的搂紧灵超。灵超在他怀里深吸了一口气,语气有点委屈:“岳叔说我现在二十三岁,可我明明刚过了十七岁的生日。怎么一觉醒来不仅在医院还整个世界都变了?”




木子洋心里一沉,十七岁……灵超的记忆错乱了整整六年,回到他们刚出道的那一年。




——还有他们在一起的第一年。而今天,是他和灵超分手的第一年零二十七天。




他和灵超在一起是因为简简单单的两情相悦,分手却因为很多很复杂的理由。




总之纷乱复杂的娱乐圈一次又一次的捶打着他们,他们的感情从人见人羡到争吵不断,最终在灵超的分手和他的默认之下,彻底崩塌。




“洋哥,洋哥。”




灵超的喊声把木子洋从回忆中拉扯出来,他一低头就看到灵超仰头看他,皱着眉不大高兴的样子:“洋哥,我是不是惹你生气了?还是我们两个吵架了?”




——就算是十七岁的灵超,在关于他们两个的事情上,也总是敏锐的可怕。




木子洋垂下眼眸,面不改色的否认:“没有,咱们俩挺好的。你怎么突然这么问?”




灵超松了一口气,随即瞪着眼睛:“那为什么我醒了看不到你?你不是应该守在我身边吗?我听岳叔说你都来了,又走了。”




连珠炮一样的问话扔给木子洋,灵超的眼睛里混杂着撒娇和生气,恣意的真如十七岁一般。




其实后来,灵超已经很少和他生气。他们俩分别躺在床的两边,一句话不说的带着对对方的埋怨入睡,一次又一次的浪费所有独处和相聚的时光。




他真的,太久没有这样抱过灵超了。




木子洋忽然觉得自己有些混蛋,因为此时此刻,他最先想到的词语,竟然是因祸得福。




“我错了,回头给你买糖。”




大概是这个想法使然,木子洋竟然一反前两年的脾气,如同最开始那些年一样,道歉的十分坦然。




就算是最一开始,他也很少跟灵超道歉。虽然他年纪大了灵超很多,可其实大多时候都是灵超哄着他。除非有的时候真的把灵超气炸毛了,他才会跟灵超道个歉,揉揉头发,然后买几包灵超喜欢的糖,然后看着灵超没有原则的立刻原谅他。




“……我就是有点害怕。”灵超果然没再耍小脾气,只是趴在木子洋的怀里继续撒娇,“只有洋哥在我身边才好点。”




木子洋揉揉他的头发,然后轻轻推开他,蹲下身子跟他平视,笑的几乎可以用最恶俗的宠溺来形容:“没事小弟,有哥哥在,不要怕。”




也许是一时开心,木子洋忘了自己已经是个成名多年的顶级流量,即使是发自真心,笑容也早就比二十三四岁时杀伤力更强。




十七岁的灵超完全被这个笑容给迷住,直到木子洋喊他才回神,赶紧直挺挺的躺下,手忙脚乱的拉开被子盖过头顶。




怎么办。灵超在被子底下使劲的深呼吸。二十三岁的自己是不是也这么喜欢洋哥呢?




3.




公司给灵超放了两个月的假,木子洋却在半夜就收到了剧组的催促。尽管秦老板亲自去交涉,剧组也说最多给木子洋两天的假期。




木子洋跟灵超说起这个问题的时候,刚睡醒的灵超足足沉默了五分钟。




就在岳明辉想着怎么打哈哈的时候,灵超忽然从病床上爬起来,搂住木子洋的胳膊,乖巧可爱的看他:“洋哥,你带我一起去吧?”




好不容易接受了木子洋和灵超因为灵超记忆问题和好如初的岳明辉默然,觉得自己有点多余,就不该请假陪着他们俩。




木子洋也被灵超说的愣了一下,不知道怎么接,结果灵超眨巴着自己清亮亮的大眼睛,讨好的摇摇木子洋的手臂:“洋哥,你带我去吧洋哥,我保证不给你添乱。”




撒娇卖萌装可怜的语气击中木子洋心底,三十岁的大男人瞬间心软的一塌糊涂,半句多余的话没说直接投降。




得到木子洋的应允,灵超高兴的几乎在病床上跳起来,搂住木子洋的脖子欢呼。




岳明辉不忍直视转身给助理发短信让他赶紧来接自己,灵超转了个身靠在木子洋的怀里,一脸不解的看岳明辉:“咱们俩在一起这么久了岳叔不是应该很习惯了嘛?为什么他这个反应?”




木子洋胡撸胡撸灵超的头毛,头也不抬的说:“他有病,别理他。”




岳明辉摔门而去,还有没有天理了!




当天下午木子洋就带着灵超回了剧组。临走的时候灵超的助理巴拉巴拉嘱咐了一堆,结果灵超抱着木子洋的胳膊,冲助理做了个鬼脸,十分不给面子的吐槽:“行啦别说啦,你哪有我洋哥了解我。”




助理语塞,觉得有点理解岳明辉。可十七岁的灵超就算是怼人都透着可爱,才跟了他三年的助理没见过他这个样子,觉得挺好玩的,被怼都心甘情愿。




这些年灵超的性子越来越沉闷,跟早年节目和日常里完全不一样,助理都以为自己跟了一个假的老板。




原来十七岁的老板这么可爱吗?原来洋哥以前真的这么宠老板吗?




飞机上灵超自觉和木子洋约法三章,他虽然失忆却并不傻,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容易带来麻烦,于是乖乖的跟木子洋保证绝对不乱跑,就在酒店里等他。




木子洋轻轻笑了笑,把自己和灵超身上的毯子往上拽了些,语气久违的有点欠儿:“你这意思,是要哥哥我金屋藏娇啊?”




灵超瞪大眼睛,察觉到自己被调戏了,用拳头锤了一下木子洋,不高兴的说道:“怎么就金屋藏娇了!我要是跟你去片场难道你还能不带我去吗?我是见不得人吗?”




木子洋被他逗得哈哈大笑,又觉得有点手痒,把人抱过来揍了一顿才算完事儿。




一顿揍结束俩人都惊了,木子洋是很久没再这样过,一时对自己毫不生疏的动作有些震惊。灵超则是瘪着嘴,眼珠子转了几圈,又开始装可怜:“洋哥,我都二十三了你还老这样嘛?多不好啊我都是大人了。”




一句话说的木子洋心里有点难受,灵超曾经侧面表达过喜欢被揍,他这知道这是亲密的表现。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只是事开玩笑的打闹,还有许许多多亲密的动作都消失不见。




他们仍然是恩爱的恋人,他们变成了最标准的恩爱恋人。




一年零28天后的现在,木子洋捧着委屈唧唧的灵超的脸,在助理目瞪口呆的围观下,笑着回了一句:“这是爱你的表现啊小弟。”




助理深刻觉得,不只是灵超的记忆回到了十七岁,木子洋的记忆大概也回到了二十四岁。




也只有二十四岁的木子洋,能这么心无旁骛的陪着灵超闹。




4.




灵超说到做到,木子洋拍戏的时候他就真的待在宾馆里玩手机。




如果说二十三岁有什么好处,那一定是不用写作业。




灵超嘴里含着糖,玩手机玩了个天昏地暗,什么时候睡着了都不知道。等他醒过来的时候,木子洋已经回来了,就坐在床边,顺着床头影影绰绰的昏黄色灯光看他,眸子里一片晦暗不明。




灵超下意识的咽了一下口水,跟木子洋对视了将近一分钟,嘴唇张合了半天也没发出声音,直到木子洋打算起身。




“洋哥,你是想亲我吗?”




灵超一把拽住木子洋的胳膊,有点微妙的怯生生的看着他,眼神除了紧张,还有些许期待。




“……是。”




木子洋震惊于十七岁少年的勇气,却没有否认。




“那,那你亲吧。”




在现在这个灵超十七年的记忆里,虽然他们在一起小半年,可木子洋一直克制着自己,最多最多也只是牵手和亲脸颊而已。




可灵超在期待。




所以当木子洋湿热的唇落下来的时候,灵超完全没有拒绝,甚至在试图回应。二十三岁的这具身体里大概还带着本能,除了最开始的磕磕绊绊,他竟然能回应的自然而激烈。




三十岁的木子洋最终还是克制住了自己,在事态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之前推开了灵超。




灵超愣了一下,随即整个人缩进被子里,只露出一双泛着水光的眼睛,小声嘟囔了一句什么。木子洋没听清楚,再次俯身凑近灵超示意他再说一遍。




“我……我二十三岁了。我们肯定,肯定……”




虽然灵超重复了一遍,声音却越来越小,最后又变成了口齿不清的哼哼。好在木子洋明白他的意思,哭笑不得的拍了一下他的脑袋。




“哥哥我是那么禽兽不如的人吗?赶紧睡觉去。”




“……哦。”灵超闷闷的应了一声,把眼睛也缩进被子里。




5.




木子洋的新戏是男一号,又到了重要部分,连着半个月拍到深夜。每天累到恨不得祭天的同时,还要面对一个疑似闹别扭的灵超。




为什么说疑似。因为这孩子最近异常的黏木子洋,甚至忘了自己说过的话,死乞白赖非要跟着木子洋去片场。




要是二十三的灵超,木子洋可以跟他讲道理,甚至可以混蛋的不管他。可面对十七岁的灵超用渴求的眼神看过来的时候,木子洋的原则就被抛到了外滩。




灵超出现在片场显然引起不小的轰动,之前出车祸休养的新闻在热搜挂了好几天,谁都以为灵超会在家里休息一阵子,没想到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跟着木子洋出现在片场。




年轻的女工作人员拿着本子盖住半张脸,阴影下面是扭曲的笑容,拿出手机颤抖着在微博发了一句意味不明的话:我好像搞到真的了。




当然木子洋和灵超不知道这些。木子洋忙着拍戏,灵超就待在木子洋的化妆间里一个人玩,安静的很。但只要木子洋一休息,他就立刻凑过去,不管谁跟木子洋说话都绝对不走。




灵超已经过了片场谁看到都宠着玩给一块糖的年龄,他本人又因为心情原因不怎么理别人,所以片场的人除了觉得灵超出现有点意外之外,完全没发现二十三岁的身体里偷摸换了一个小孩子。




小孩子缠木子洋缠的紧,但是又完全不影响木子洋的工作,私下里腻腻歪歪的,明面上却距离刚好。




木子洋终于觉得自己应该找这个真实年龄比自己小了十三岁的小恋人谈谈。于是在某一一天结束以后,木子洋啪的拍了一下桌子,吓得灵超立马两对并拢乖巧的坐在椅子上。




“你最近干嘛呢?这么不正常?”




十七岁的灵超喜欢打直球,带的三十岁的木子洋也跟着说话直白。




灵超咬了下嘴唇,不说话,心虚的样子却很明显。木子洋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冷静的继续说道:“你要是还这样,我就给秦姐打电话让她把你接回去。”




这种威胁木子洋自己听了都觉得搞笑,可灵超却显然当了真,捂着头趴在桌子上闷闷的说:“不行不行不行,我说我立刻说。”




木子洋点点头,心说我还治不了你?




灵超依然趴在桌子上,大概是在组织语言,一分多钟过去之后才猛然抬头,一扫刚才的慌张,而是一副愤然的模样。




“洋哥!是不是觉得现在的我特幼稚?你是不是不喜欢现在的我只喜欢二十三岁的我?”




木子洋刚喝的一口水直接喷了出来,他一边匆匆的拿纸巾擦领口,一边无奈的问道:“你胡说什么呢?”




灵超噘着嘴,先恶狠狠的吃了一块大白兔奶糖,才继续控诉:“你都30岁了,我这具身体本来也23岁了,而且我们在一起六年,肯定该干的都干了吧?”




他这话说的木子洋一口气没顺过来差点背过去——果然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熟悉的虎。




“所以呢?”木子洋撑着额头问。




“可是你除了那天亲了我一下之后都没有怎么样,如果现在的我还是二十三岁的话你会停在亲我一下吗?”灵超心里害羞,表面上却依然理直气壮。




木子洋被他给逗笑了,好整以暇的喝了一杯水,慢悠悠的说:“你怎么还吃自己的醋?”




“吃醋怎么了?”灵超下意识反问,又察觉到不对迅速改口,“我才没有吃醋。”




——我才没有看到你手机和钱包里那些和成年之后的我在一起的照片而不舒服。我才没有因为看到pocky游戏的照片而不舒服。




木子洋挑眉看灵超,仿佛相信他的话一般点点头:“哦,那就是青春期的小弟欲求不满了。”




“我没有!!!!”灵超的声音骤然提高,整张脸红了个彻底。




眼瞅着他炸毛,木子洋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他起身绕到灵超的面前,弯腰把灵超搂进怀里,闭着眼一直没有说话。




大概是他的突然沉默,灵超又没有原则的软了下来,小声问道:“洋哥你怎么了?”




“不,没怎么……”木子洋的声音低沉又缓慢,带着些现在的灵超听不出来的惊喜,“我只是很开心,还能见到这么坦诚的你。”




6.




灵超第二次别扭的原因则显而易见的多,纯粹是因为木子洋顺路把剧里的女一号给送到酒店。




真的是顺路,而且女一号跟他和灵超相识多年是非常好的朋友。下车的时候女一号还悄咪咪给木子洋发了条微信:“你跟弟弟这是追忆过去呢?他现在看我的眼神就跟刚认识你们的时候没两样。”




木子洋看着聊天框笑,可不追忆过去,可不没两样么?




灵超皱着眉瞅木子洋,但是一路上十分安分,一直到回了酒店关了门才指着木子洋大喊:“木子洋你个大猪蹄子!”




木子洋一脸懵逼的问了句怎么了,结果灵超点开微博热搜,恨恨的说:“你跟她绯闻都传成这样了还不知道保持距离!”




“吃醋了?”木子洋笑着反问。




灵超叉着腰,气势汹汹的:“我不可以吃醋吗?你是有男朋友的人,要懂得洁身自好!”




“好,哥哥保证以后跟她保持距离。”木子洋从善如流。




灵超这才满意,乖乖的钻进木子洋的怀里。木子洋搂着他,只觉得这样的灵超让他极为怀念。


大火之后,他们两个人都曾经陆续传出过绯闻,灵超年纪小总是不了了之,木子洋的绯闻却总是有模有样。




开始灵超会怒气冲冲的开询问,他会认真耐心的解释。可次数太多之后,他厌烦了无休止的解释,干脆只澄清一句便不再说话。到最后,灵超也不再问。




偶尔聊起来,成熟的爱豆灵超也只是歪着头笑的让人挑不出毛病:“我相信你啊,洋哥。”




——于是木子洋真的以为没事,以为这些绯闻对他和灵超的感情不会构成影响。直到灵超直截了当的和他提了分手。




那天木子洋刚跟绯闻女主角的团队吵完架,心力交瘁之余还记得去超市给灵超买了几包糖,回家之后却看到灵超坐在客厅里,静静地看着他。




“李振洋,我们分手吧。”




7.




木子洋从分手的噩梦中惊醒,一侧头就看到灵超看着他,黑暗里一双大眼睛亮的可怕。




“你怎么不睡觉?”木子洋问道。




“你在喊我的名字。”




“是吗?跟偶像剧一样啊?”木子洋看到小孩儿认真的表情,觉得有点头疼,打算打哈哈混过去。




“洋哥。”灵超没接他话茬,而是认认真真得看着他,“你是更喜欢十七岁的我一点还是二十三岁的我一点?”




木子洋愣了一下,看到灵超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过了好一会儿才轻笑出声:“如果我说我更喜欢十七岁的你,你会一直停在十七岁吗?”




灵超的眼神暗了下去。




木子洋摇摇头,打开床头灯坐起身来,看着灵超,眼神沉得看不见底。




“你是什么时候想起来的?”




他这话问完,灵超很明显的惊了一下,瞪着眼睛看了半天才侧过头去,低声开口:“前两天……”




“为什么不告诉我?”




“你不是……”灵超又转回头来,眼睛里带了点水光,“你更喜欢十七岁的我。”




木子洋几乎被他气笑了,把人扒过来揉了好几把头发才松手,看着小孩儿又惊又懵的模样,忍不住亲了一下,然后又轻轻的把他的头发给抚顺。




“我原本在想,等你想起来如果生气的话,我就死皮赖脸的缠着你,一直到你同意和我和好。”




三十岁的男人撑着下巴,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的恋人,语气欠嗖嗖,神情却很认真。




灵超愣了好久才想起开口:“为……为什么?”




木子洋把他搂进怀里,安抚一样拍着他的后背,轻声道:“因为十七岁的你教会我面对感情一定要坦诚。”




“小弟,我们和好吧,求你。”




他们分手的那一年零二十七天,在灵超重返十七岁之前,木子洋每一天都在想要怎么和灵超和好。




他想过无数种办法,却唯独没有想过用最直白的方法。所以他每次扭扭捏捏,让灵超最终几乎死了心。




然后十七岁的灵超带着天真赤诚的勇气,把三十岁的木子洋一把拉回二十四岁,教会他什么叫坦白。




8.




——你是不是想和我和好?




一年零二十七天每一天都想问的话最终也没有问出口,每一天每一刻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期待,这一次终于再也没机会问出口,也不用再问出口。




二十三岁的灵超面对自己相恋多年的恋人,如十七岁一般干净利落。




“好,我们和好。”




end